哈尔滨 大宏图 类似的

查理·卓別林--留給我們默片最好的時代

發布時間:2018-12-13 21:51            

關于他的標志性裝扮,有這樣的說法:

一日,查理突發靈感,在攝影棚找了幾件舊衣服,給自己設計了一個全新的造型:捉襟見肘的禮服,與身高極不相稱的特大號皮鞋,圓頂碩大的禮帽,一把彎頭的文明杖,用墻灰刷出來一般的慘白臉色,濃黑的眼圈和夸張的眉形,標簽式的小胡子,走起路來是一搖一擺滑稽的外八字。

淘金記

—人生近看是悲劇,遠看是喜劇

淘金記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恐怕就是吃鞋子這一段戲,有人說,沒有對于底層人民生活細致的觀察和悲憐是拍不出這樣的細節的,我們來體會一下。

而懸崖上的這一段戲,應該是拍攝本片最為困難,也是在場景安排中最具想象力和刺激的一場戲。小的時候不懂電影,但唯獨記住了這段戲,可能是它在視覺上,給幼小的我前所未有的震撼吧。

而后的這段戲就是在喜劇化的基礎上,增添一股戲劇化的批判。真正觸及底線的時候,我們還是那個自己嗎?

這場戲是我個人最受感動的一場。孤獨到被迫去人群中尋求安慰,那種強烈的反差與相比之下悲涼感,直戳心底。

遠景是舞廳二樓歡飲的人們,中景是舞池中擁抱旋轉的男女,前景則是在喧囂之外,孤身一人的自己。

我最佩服的一點,是他電影里的一些細節的設計,比如這一段跳舞的戲。讓我們咋看覺得好笑極了,但是轉而回想,又會無比心酸。因為它是那樣真實的表達出,我們每個人都極力隱藏的那個笨拙的自己。

查理的大多數影片都會安排一段美的不像話的愛情故事,我想這是由于他本人對于愛情的美好追求,映射到電影中來。

比如這里表現出的對待感情的那種純真與喜悅,就像是不曾歷經情感滄桑的大男孩。

那種小心翼翼的邀請

那種手足無措的喜悅

那種鄭重其事的準備

還有那種一廂情愿式的幻想

都像極了那個初次遇見愛情,準備為愛情獻身的我們

而在這里可悲的是在于堅持。堅持相信會遇見真誠的人。直到這份堅持吞噬自己,變成一個玩笑。

城市之光

—當我真正愛自己時,我才認識到所有的痛苦和情感的折磨,都是只是在提醒我,活著不要違背自己的本心。

本片于1931年1月30日上映,這是他的第74部作品。講述了一個流浪漢與賣花女的愛情故事,里面的愛情純真到不敢相信。但影片并不只是停留在講述童話故事的層面,而是以純真美好的愛情為反襯,揭露了一個丑陋的社會現狀。

影片誕生之時正是美國最嚴重的經濟危機時期,查理通過流浪漢與富翁的際遇將美國社會的不平等現象巧妙的表達出來。其中穿插了許多對于資產階級的糜爛生活和自私冷酷的人際關系的描繪與諷刺。

比如說,夸張吃面條

狂舞

還比如說,關于富翁喝醉和醒后兩面派的巧妙設計。不認識時的冷酷和認識時的夸張熱情。這種荒誕的分裂,就是諷刺的高級段位了。

而說到影片的亮點,當屬查理那構思巧妙的細節設計和搞笑風格了。

比如說,在裸體雕塑面前的滑稽表演。

明明是被肉體吸引,但是卻假裝高尚,通過看別的地方來掩飾自己。一本正經的一會兒退兩步,一會兒上前走兩步,展現出神入化般’黑’自己。

又如,口吐泡泡

還比如,他與大塊頭那場戲謔式的拳擊對決

結尾感人至深的設計安排,是使得影片最終沒有落入俗套的主要原因。雙目復明的賣花女再次邂逅落魄至極的流浪漢,這里查理向觀眾奉獻了他最完美的表演。

失明前,一切美好想象和陰差陽錯的細節讓盲女的世界變得浪漫而奇妙。復明后,查理不得不隱瞞自己真實的境遇,那份舍不得破壞盲女心中的美好愿景以及面對自己無法給予別人幸福的不堪,讓影片的愛情上升到對于美好本身的呵護上來。這份珍惜和無奈讓任何愛情在它面前都會瞬間失色。

摩登時代

—世界就像個巨大的馬戲團,它讓你興奮,卻讓我惶恐,因為我知道散場后永遠是:有限溫存,無限心酸。

《摩登時代》拍攝于1936年,是查理標簽式的代表作之一。影片依托于上世紀20-30年代資本主義世界發生的經濟大蕭條,正如影片開頭的字幕揭示的:“本片講述工業時代,個人企業與人類追求幸福的沖突”。

電影揭示出在當時的社會大環境下,千百萬失業者艱難的生存處境。這是對千千萬萬普通工人貧窮無奈命運的關照,也是對以掠奪為積累方式的壟斷性經濟制度的討伐。

開頭的著名橋段,自動喂飯機,映射出資本家那惟利是圖的本質,而勞動者則悲哀的成為資本家攫取剩余價值的工具。

而后喂飯機的失控,反諷著機械化本應帶來的便利和秩序。

隨后的場景安排,讓人不禁思索,工業化在帶給我們便利的同時,也使得每個工人成為流水線上的一個部件,人的重要性和能動性被扔到一處,一切都以效率為先。而人一旦淪為工具,最終便像影片中的查理一樣,走向癲狂,變成一個可憐的“擰螺絲強迫癥”患者,而后被送進精神病醫院,整部影片中關于機器與人的探討就像是卓別林版的《大都會》。

另一方面,影片中充斥著荒誕的“反”行為。

比如說,因為一場令人哭笑不得的誤會,令查理鋃鐺入獄。

機緣巧合下吸食了白粉的查理,成功上位,不再被人欺負。

另一方面,還制止了一次越獄,“維護”了警察和監獄的秩序和安全。從此過上了幸福的獄中生活。反而是當典獄長告訴他提前獲釋的消息,他顯得無比失落。因為此時獄中生活變成了“舒適”、“溫飽”的代名詞。而所謂“自由”,對于一名失業者而言,生活本身成為了的牢獄之災。

所以他開始無底線的創造機會入獄,比如說,吃霸王餐

而對于美好生活的向往,被查理以一種夸張的方式進行了描繪

而迎接他們的現實生活是這樣的

隨后的苦中作樂,也被查理編排出一種喜劇的效果

《摩登時代》是卓別林最后一部無聲影片,也是第一部可以聽得到卓別林本人聲音的電影。這里的一段即興演出,算是回歸了曾經的舞臺表演。

用實際行動來證明,滑稽夸張的肢體語言,所營造的喜劇效果,要遠勝于對白。

影片的結尾,查理和女主角攜手一起走向黎明,一切還沒有失去希望。

這一暖心的安排,無疑勝過千言萬語的安慰。

查理留給我們一個默片電影最好的時代。

查理的扮相大多數時候都是一個窮困潦倒的流浪漢,但還總放不下他的那點“紳士風度”。雖說偶爾也干一干偷雞摸狗的小把戲,但這也無傷大雅。整體上而言還算是個善良而真誠的人。查理電影里喜劇的效果,往往來自于人物身上的那種不自知的笨拙感。就像一個沒掌握成人規則的小孩,在世俗世界里的成長經歷。會讓我們在初看時捧腹大笑,而在回顧時心酸無比。而影片的悲劇核心在于,人物身上的那種偏執的真誠。因為過于真誠的人,往往覺得別人也和自己一樣真誠。

而在現實生活中為了避免成為笑話本身,聰敏的我們可能早早就習得了成人的規則,抹殺了自己的純真善良的一面。有人說,我們90后,是“冷漠的一代”人,或被稱之為“佛系”。而這背后的原因又有多少人愿意去追溯。這一代人的青春,在《狗十三》里有很好的詮釋,這一代人的痛苦,更多的是一種無力感和麻木感。在物質化的吞噬中和數據化的操控下,只能勉強作出一種無所謂的姿態或是變相的逃避。

我個人喜歡查理的原因,在于我們都是敏感而孤獨的流浪者,一直在尋求自己的歸屬感,記得以前讀毛姆的《月亮與六便士》里,關于家鄉這樣寫道,在出生的地方他們好像是過客。這種人在自己的親友中可能終生落落寡歡,在他們的唯一熟悉的環境里也始終孑身獨處。也許正是在本鄉本土的這種陌生感才會逼著他們遠游異鄉,尋找一處永恒定居的寓所。我還在尋找那個理想的故鄉,也許現實中并不存在。我期待,在電影中說不定會有些許發現。

關于默片的介紹就到此為止,40年間的電影被我這么不負責任的結束了。在這里我要特別感謝小伙伴們的支持與陪伴,我的節目這么小眾,沒想到還是收獲了一小撮粉絲,能遇見你們我很開心。讓我在接下來有聲片的準備中,突然抱有某種期待的小興奮了。本期節目就是這樣,我們下期節目見,拜拜!

大家可以轉b站,搜索“迷影之路”,觀看j精簡視頻版。

同時我網易云電臺:迷影之路,也在同步更新中,歡迎訂閱。

微博搜索:迷影之路,里面會有我關于院線電影的個性化評論,以及一個強迫癥的日常生活,期待相遇電影之外的你。

Copyright (c) 2018 食堂售飯機 浙ICP備16004969號
网站地图